主頁 > 北美洲 > 文章內容

宣佈放棄“加州高鐵”,美國修條高鐵咋這麼難?

2月12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長加文·紐瑟姆宣佈,將放棄自2008年以來就在推動、被不少加州人稱作 加州夢想 的舊金山-洛杉磯高鐵,轉而 落實從貝克斯菲爾德到默塞德的區間高鐵 。

這意味著,等瞭十一年的加州高鐵,就此 夢碎 。

舊金山-洛杉磯高鐵連接加州南北兩大都市,設計裡程520英裡,列車時速220英裡。

而貝克斯菲爾德至默塞德區間全長僅119英裡,約合177公裡,所連通的乃是加州中部農業山谷地區兩個相對不重要的城市,可以說完全體現不出高鐵的價值。

當地有媒體諷刺, 這下鴕鳥變瞭鵪鶉 。

一、 加州高鐵 面對的現實是什麼?

人們曾對加州高鐵寄托厚望:和別的州不一樣,加州高鐵在很大程度上擺脫瞭黨爭的影響。

2008年最初被提出時,倡導者是共和黨籍的州長、前好萊塢硬漢影星施瓦辛格,而如今執政的紐瑟姆則是民主黨人,爭議巨大的 北美高鐵計劃 的發起人,是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

盡管現任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反對高鐵,但紐瑟姆可是出瞭名敢和特朗普 頂牛 的人。這似乎是一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叫停或縮水的項目。

然而,這樣一條高鐵還是 鴕鳥變鵪鶉 ,且絲毫不出乎加州乃至美國人的意料——事實上州長大人去年12月就發話 讓我們面對現實 瞭。

那麼,這個現實是什麼?

首先是錢根本不夠:即便按照最初的預算,舊金山-洛杉磯高鐵也要花320億美元,於2029年修完。

而2015年被披露出的修改後預算顯示,需要的建設資金膨脹到770億美元,竣工日期則推後到2033年。

但,迄今加州方面已確定落實到手的資金隻有區區307億美元,還不到所需資金的一半。

另外是,很多工作根本就沒做完或幹脆沒做:即便已經開工的那段俗稱 山谷到山谷 區間的高鐵,也仍然有很多段路線 埋伏 著很多迄今並未解決的問題——如環評 地雷 、 釘子戶 和動遷糾紛等,這不僅讓工程舉步維艱,也將進一步抬高建造成本。

紐瑟姆之所以還咬牙接著玩那隻 鵪鶉 ,隻是因為不得不玩——它早已奠基開工,扔下去的錢又沒辦法收回。一旦連 鵪鶉 也掐死,特朗普可是要堵著門追回聯邦撥付的那35億支持款的。

二、美國人對高鐵的 怨念

早在2009年4月16日,奧巴馬就在演說中暢談橫貫美國的高鐵幹線藍圖。

2010年1月,年度國情咨文發表後次日,他又在群眾集會上宣佈,將斥資80億美元,修建多達13條的高鐵線路。未來5年內,美國還將每年拿出10億美元,作為計劃的啟動資金。

2011年1月,他更在國情咨文演說中雄心勃勃地表示,美國未來閃亮的高鐵 子彈頭 列車將以320公裡以上時速在城市間奔馳, 未來25年裡,我們的目標是讓80%的美國人坐上高鐵 。

當年2月,副總統拜登更宣佈將在6年內斥資530億美元修建高鐵。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奧巴馬還沒下臺,佛羅裡達、俄亥俄、威斯康辛等州均取消高鐵計劃,退回聯邦劃撥資金。

拜登在2009年提出的530億美元高鐵專款當年就沒瞭下文,如今被稱作 最後希望 的加州高鐵,也毫無懸念地 鴕鳥變瞭鵪鶉 。

三、美國建高鐵,難在哪裡?

自上世紀中葉高速公路網和航空客運興起後,美國形成瞭客運航空-高速 灰狗 搭配的國內客運模式,大多數美國人對此已習以為常,鐵路甚至在貨運方面也已 退居二線 。

習慣的力量是無窮的,事實證明,不論奧巴馬或施瓦辛格,想憑一己之力改變美國人半個多世紀以來形成的出行規則,實在並不容易。

另外,許多研究表明,高鐵更適合於連接人口稠密、集中的城市帶,且兩點間的距離以不500-1000公裡為宜,否則票價相比航空客運便沒有多少競爭優勢,且高鐵經濟效益會大幅下滑。

而美國大多數地區地廣人稀,大城市之間相距遙遠且中間缺乏人口密集點,不利於高鐵發揮效益。適宜發展高鐵的,僅限於東北走廊、加州舊金山-洛杉磯之間等少數地區。

所以說,當初奧巴馬 13條高鐵 規劃固然豪邁,卻不免有些不切實際。

四、加州高鐵:另一種 死法

而加州高鐵,又是另一種死法。

正如有關專傢所言,洛杉磯-舊金山線恰是美國最適合興建高鐵的區間,沿線人口稠密,城市眾多,產業密集且發達,通勤需要強烈而穩定,且長度也十分合適。

但它為什麼搞砸瞭呢?

從洛杉磯到舊金山廉價航空票價隻有60美元左右,要飛1個半小時,而計劃建成的高鐵,從洛杉磯聯合車站到舊金山市中心車站要開2小時40分。

票價據加州高鐵管理局的宣佈,是93美元,比廉航票價高出近50%,這顯然毫無競爭力。

但何以如此?

美國對高鐵的定義是 超過125英裡時速 ——這樣的速度在中國或歐洲隻能叫 動車 ,如此低的時速標準讓 高鐵不高 ,缺乏和廉航競爭的根本優勢。

而與此同時,不同的政黨、政府先後向高鐵計劃塞入 私貨 ,如民主黨人要求 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共和黨人在特朗普上臺後又要求 美國優先 ,結果不得不使用性價比不佳、甚至根本不合要求的技術和設備,結果欲速則不達,反倒再度抬高瞭成本。

就像一些專傢指出的, 糟糕的管理和急功近利地取悅選民,讓原本有機會成功的項目也變得步履艱難 。

接下來的問題隻有一個——由 鴕鳥 瘦身下的 鵪鶉 能活下去嗎?

懸。

因為, 鴕鳥 染上的毛病, 鵪鶉 一樣不缺。即便體量小瞭,又如何呢?

□陶短房(專欄作傢)

最新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