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歐洲 > 文章內容

普京助理撰文引廣泛關註:“普京主義”政治模式適用百年

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蘇爾科夫撰文普京的長久帝國,提出 普京主義 政治模式將是俄羅斯民族未來100年生存和發展的有效手段。

文章中,蘇爾科夫表達瞭一種強烈的自信和信念。他闡述在俄羅斯發展起來的 新型國傢 學說—— 普京模式 ,認為這種模式將在在未來幾十年中得到升華。所謂西方民主隻是 選擇的幻覺 ,因此俄羅斯的新模式將不僅適用於俄羅斯,也有出口潛質。

俄獨立報2月11日刊登瞭這篇文章,當天塔斯社、俄新社、國際文傳電訊社、生意人報等俄羅斯主流媒體均對文章進行瞭總結發表。蘇爾科夫的長文也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瞭熱烈的討論。

我們在新世紀建立的新國傢將擁有悠久而輝煌的歷史,它將以自己的方式行事,在地緣政治鬥爭中締結聯盟並保留勝利果實。遲早,所有要求俄羅斯'改變行為方式’的人都必須接受它,畢竟他們沒有其它選項。 蘇爾科夫在文章結尾寫道。

華東師范大學國際關系與地區發展研究院院長、俄羅斯研究中心主任馮紹雷在新聞(www.thepaper.cn)撰文稱,蘇爾科夫的文章選擇在這個時間發表有著重要的背景, 2018年可能是近15年來居民收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盡管近日普京公佈瞭一系列有關經濟社會發展的'國傢綱領’,但是,不光上千億美元的巨資需要籌集,而且民意更是需要凝聚。

對於蘇爾科夫的文章中大篇幅對西方意識形態與民主制度的尖銳批評,馮紹雷認為,在西方政治面臨深刻危機的背景下,蘇爾科夫的批判不能不被認為是擊中要害的。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主任馮玉軍教授在接受新聞采訪時認為,蘇爾科夫的文章再次表明,在經歷瞭近30年的社會轉型之後,俄羅斯仍然沒有從歷史的經驗教訓和世界發展的大潮當中尋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發展方向。

普京國傢 模式具備 原創性和可行性

蘇爾科夫於1999年至2011年擔任俄總統辦公室第一副主任,十多年來一直是普京總統最重要的智囊,被廣泛視為俄羅斯現行政治體系的主要設計者。在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位置上幹瞭12年後,他於2011年底被任命為政府副總理,2013年出乎外界意料地被解職,但僅4個月後很快被重新召回核心圈,被任命為總統助理。

蘇爾科夫在最新的這篇文章中提出,俄羅斯是一個在世界歷史中被賦予 不謙虛 角色的國傢,俄羅斯不會放棄這一角色。俄羅斯目前正以一種前所未有的狀態保持運作,業已從零建立起完整的政治組織模式。

蘇爾科夫認為,俄羅斯的新模式具備原創性和可行性。它的形成並非依照舶來的空想,而是遵循歷史進程的邏輯。他進而認為,俄國歷史上四種主要國傢模式均可以用其建立者的名字命名:伊凡三世時期(15-17世紀)、彼得大帝時期(18-19世紀)、列寧國傢(20世紀)和普京國傢(21世紀)。這些巨大的政治機器由他們憑借 長久的意志 創造,一個取代瞭另一個,在運作中不斷被修復和改造,為俄羅斯提供瞭一種頑固的向上運動。

'普京國傢’通過瞭且正在經受種種壓力測試,由此表明正是這種自主形成的政治結構模式是俄羅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有效手段,不僅在未來幾年,還是幾十年,極有可能整個世紀都將如此。 蘇爾科夫在文中表示。

他寫道,能夠聆聽和理解民眾,全面深入地透視他們並采取相應行動,這是 普京國傢 模式的主要優勢。

蘇爾科夫稱,從本質上講,俄羅斯社會隻信任國傢領導人, 這很難說,或許這是一個從未被制服過的民族的驕傲問題。

本文是一年之前蘇爾科夫發表另一篇引發廣泛關註的文章俄羅斯百年孤獨之後的又一重磅文章。

莫斯科之聲廣播電臺主編謝爾蓋·多連科認為,蘇爾科夫發文的大背景比文章本身更重要。

在多連科看來,這位普京智囊想傳達的信息與最近幾個月俄羅斯國內的趨勢相吻合:幾乎所有俄羅斯高級官員都談到維持現有政權的必要性。

再批西方民主:不過是 選擇的幻覺

在普京的長久帝國文中,蘇爾科夫將俄羅斯式民主與西方式民主進行瞭對比,結論是所謂西方式民主不過是 選擇的幻覺 ,俄羅斯的體制及國傢整體雖然看起來沒那麼 優雅 ,卻更加誠實。

蘇爾科夫稱,在美國內部發現一種令人不快的 深層國傢 狀態後,美國人民並不特別感到驚訝,因為他們早就意識到它的存在。處於黑暗深處的權力機構為大眾準備瞭明亮的民主的 海市蜃樓 ——存在選擇的幻覺、自由感和優越感等。

用民主作為社會能量首要來源造成的不信任和嫉妒,不可避免地導致瞭輿論批評的絕對化和民眾焦慮程度的增加。懷恨者(haters)、 噴子 (trolls)以及惡意機器人(bots)變成瞭多數,取代瞭曾經設定完全不同基調的(美國)中產階級的主導地位。

蘇爾科夫在文章中嘻笑怒罵,嘲諷西方對俄羅斯的圍攻。針對外界譴責俄羅斯幹涉全世界的選舉和公民投票,蘇爾科夫寫道,俄羅斯何止是 幹預 西方的選舉和公投, 事實上,事情要更為嚴重:俄羅斯的一舉一動正在被揉合進人們的大腦意識之中,而西方面對自身思想意識本身的改變,則是束手無策。

蘇爾科夫進而認為,因為普京國傢模式具備原創性、優越性和可行性,它事實上不僅適用於未來的俄羅斯,也有顯著的出口潛力—— 許多國傢的當權者或反對派已經在學習、采用俄羅斯的經驗。

蘇爾科夫同時強調稱,普京本人並不一定是普京主義者,正如馬克思不一定是事實上的馬克思主義者。這樣做為傳播普京的思想和方法論創造瞭可能,對於那些想成為普京主義者的人十分重要。

蘇爾科夫簡介

1964年出生於車臣,帶濃重的高加索口音。早年曾經夢想成為話劇導演的蘇爾科夫在嘗試過多個不同領域的職業後在上世紀90年代進入銀行業,和包括霍多爾科夫斯基在內的諸多富豪建立密切關系,並逐漸找到瞭最能發揮自己才能的政治公關領域。

後因富豪弗裡德曼的大力舉薦,蘇爾科夫進入葉利欽的視線,直接成為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開始瞭他的智囊生涯。此後,蘇爾科夫逐漸成為俄羅斯幾任總統圈子內部、尤其是普京團隊內最重要的意識形態締造者。

和俄羅斯當代諸多政治精英一樣,蘇爾科夫喜歡幻想自己作為一名知識分子的形象。他在業餘時間寫小說、劇本還有搖滾音樂的歌詞,他的辦公桌上和普京照片並列的還有美國饒舌歌手吐派克·夏庫爾、古巴革命者切·格瓦拉和俄羅斯詩人佈羅茨基的照片。

最新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