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北美洲 > 文章內容

銳參考|委內瑞拉老百姓日子怎麼樣?物價飛漲“歸功”美國——

參考消息網2月20日報道(文/高春雨 徐燁 王瑛)過去五年,由於國際油價走低、國內石油產量下降,加之美國制裁,委內瑞拉經濟持續衰退。2018年委內瑞拉國內生產總值(GDP)萎縮18%,這個南美國傢的GDP連續五年下滑。1月23日,委內瑞拉反對派成員、議會主席胡安·瓜伊多宣佈自己為 臨時總統 ,這一舉動攪動委國政壇。

如此嚴峻的政經形勢會給委內瑞拉的民眾生活造成怎樣的影響,他們的生活現狀如何?日前,本報記者對此進行瞭深入走訪。

堅守崗位

2月的一個午後,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近郊的巴魯塔市,記者沿裡約熱內盧大街西行,一側是枯竭的瓜伊雷河,另一側是宣傳政府醫療造福人民的塗鴉墻。

一輛藍色雷諾兩廂車駛過,又徐徐倒回來停下。一位中年婦女搖下車窗: 嗨,你去哪兒?把手機揣好,別拿在手上,會有人搶的。 在得知目的地後,她表示順路,可以帶記者一程。

路上她談起自己的生活: 我和先生又吵架瞭。因為我是中央大學的老師,每個月隻掙3美元。你沒聽錯,是3美元。他問我這工作還有什麼好做的,但我說我必須幹下去。 委內瑞拉中央大學是該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公立大學之一。近幾年社會經濟形勢嚴峻,即便一些院系生源流失、教師出走,硬件設備短缺老化,教學秩序受到影響,但仍有像她一樣的老師繼續堅守在崗位上。

近年來雖然馬杜羅政府在工資、貨幣、匯率、油價、民生等方面進行瞭一系列改革,但由於本國經濟結構性問題積重難返,加之美國制裁委經濟、金融和石油等行業,這些措施收效甚微。

物價飛漲

出租車司機德拉奧斯的公寓位於加拉加斯聖佩德羅區一幢居民樓的11層。記者來到他傢時,他和妻子諾列加正準備吃飯。他們的午飯很簡單:肉湯、米飯和橙汁。

我們吃的東西種類還是那些,但比例發生瞭變化。以前,我們一傢三口每周大概吃5公斤肉,現在一周吃不到兩公斤肉。肉吃得少,我們就多吃些便宜的菜。 德拉奧斯說。

德拉奧斯回憶說: 我記得幾年前,1公斤肉大概95強勢玻利瓦爾,之後價格越來越高,後面的'0’越來越多。 去年8月,去掉5個 0 的主權玻利瓦爾代替強勢玻利瓦爾開始在委內瑞拉流通,僅短短幾個月,這一新貨幣對美元匯率從2.5暴跌至3300。由於通貨膨脹嚴重,馬杜羅政府過去兩年漲工資超過10次。國際金融機構估算,委內瑞拉當前的年通脹率大約為百分之170萬。

今年61歲的德拉奧斯患有糖尿病、高血壓和心臟病多年,他告訴記者,以前在加拉加斯買藥比現在容易得多,價格相對於他當時的收入也更 平易近人 。 即便藥品的絕對價格沒怎麼變,可是通貨膨脹這麼嚴重,我掙的錢和以前相比縮水瞭。

歸功 美國

原來,委內瑞拉很多藥都是直接從美國、葡萄牙、德國、古巴、印度等國傢進口。現在,我半個月才能去醫院領一次藥——因為制裁,政府隻能通過一些代理商買藥。 德拉奧斯解釋, 這樣一來,藥品的供應量少瞭,運送時間長瞭,價格也高瞭。

近日,一批美國提供的人道主義援助物資抵達哥倫比亞東北部邊境城市庫庫塔,並設法運入委內瑞拉。

在德拉奧斯看來,美國的行為就是一場 鬧劇 。 委內瑞拉的今天一定程度上'歸功’於美國人的制裁。 他說, 就像我鄰居來我傢把我的東西都搶走瞭,打瞭我一頓,然後跑到街上喊'大傢快來救救德拉奧斯先生啊’,這是一個道理。

更讓德拉奧斯擔心的是,美國試圖以援助為幌子,武力幹涉委內瑞拉局勢。 軍事沖突或戰爭一旦發生,很多人會受傷或死亡,孩子們會無傢可歸,整個民族都會承受巨大的創傷。

最新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