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歐洲 > 文章內容

民主黨人紮堆角逐大選,特朗普衛冕之路不太平

2月19日,美國佛蒙特州國會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宣佈將參與2020年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提名初選。77歲的桑德斯延續采用瞭四年前參與民主黨初選時的流線型競選標志,似乎在提醒選民不要再如同2016年那樣錯過桑德斯。

事實上,雖然在諸多民調中僅次於前任副總統拜登位居第二,但桑德斯可能仍無法鎖定優勢。作為第十位宣佈參選或明確表達意向的主流政治人物,桑德斯如今面對的不僅僅像上次那樣隻有一個對手希拉裡,而是群雄逐鹿的黨內混戰。

近20位民主黨人或投入選戰

自2018年最後一天,馬薩諸塞州國會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宣佈參選意向以來,2020年大選周期就被認為已開始侵襲美國政治舞臺。

如此早地開啟大選周期,在黨爭極化、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影響擴大以及金錢政治加劇的大背景下,其實已成為常態。而目前來看,2020年民主黨初選極可能刷新單一政黨參與初選人數規模的紀錄。綜合美國媒體與輿論的討論,超過20位民主黨在職或卸任政治人物都可能放手一搏。

雖然最終未必會超過20位,但2019年開年不到兩個月,就已有六位國會參議員、一位國會眾議員、一位前任國會眾議員、一位前內閣部長以及一位在任市長投入選戰。這個發展趨勢,大概率地將超過2016年共和黨初選中16人同場競技的歷史盛況。

在一次非開放式選舉,即在任總統坐擁執政者優勢來衛冕的選舉中,超常規模的初選競爭至少說明一個問題:更多民主黨人認為,滿意度穩定卻隻有不到四成的特朗普,在連任方面面臨著較大壓力。

這個判斷是否準確有待確認,但近20人的初選最終導致的效果,卻極可能是一位完全不符合政黨精英意志的總統提名人的出現。

從1972年開始實施如今的初選制度以來,初選規模前三位的選舉,即2016年17人的共和黨初選、1976年16人的民主黨初選以及1972年15人的民主黨初選,都產生瞭與本黨精英意志不一致的人選,即特朗普、卡特以及麥考文。

如果這個規律得以在2020年民主黨黨內選舉中被復制的話,桑德斯,甚至比桑德斯距離民主黨傳統主流價值還遠的非核心精英,都會具有更大的勝算。

而且最終,這三位不符合本黨意圖的提名人入主白宮的概率竟然是三分之二(特朗普和卡特都得以入主白宮)。這對特朗普而言,當然不是個好消息。

女性參選人紮堆,能否打破玻璃天花板

除瞭整體規模可能創紀錄外,這次民主黨初選也罕見地雲集瞭五位女性主流政治人物,而此前最多的紀錄隻是容納瞭兩位女性參選人的1972年民主黨初選。

女性參選者的超量存在,不僅僅是對2016年希拉裡並未打破玻璃天花板的鍥而不舍,更表現出特朗普過去執政兩年中,在移民、醫療、教育以及性別平權等女性關註政策領域上引發的爭議與難得人心。

就這場從2018年中期選舉中就崛起的 粉色浪潮 而言,民主黨在2020年大選日提供的那組正副總統組合中,缺席女性的可能性正在持續下降。

在通過 身份政治 持續吸引女性選票的同時,女性參選人其實也必須面對一個不能回避的挑戰:希拉裡的 打破玻璃天花板 並不足以讓選民支持最大化,女性政治人物更需拿出令選民信服的具體政策方案。

不可否認的是,基於已有六位在任國會參議員正式對特朗普發起挑戰,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特朗普推進內外政策的國會立法程序,儼然就演變為總統競選的預熱或加賽環節。屆時,本就勢如水火的府會爭鬥勢必會進一步激化。

雖然民主黨陣營的2020年沖刺已經開跑,但畢竟距離初選正式開始還有一年時間,太多事情都難以預估。今天,外界看到的民主黨民調,與其說是總統提名人最可能人選的民調,不如說是民眾認知度的民調,其參考性並沒那麼強。

更為難以預估的是特朗普連任的前景。正所謂 競選看對手 ,關鍵因素還是看民主黨的候選人提名最終到底花落誰傢。所以,一切才剛剛開始。

□刁大明(中國人民大學國傢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

最新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