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非洲 > 文章內容

“社會主義者”桑德斯角逐美國大選!亂瞭亂瞭,整個美國都亂成一鍋粥瞭!

來源:環球人物

美國或將迎來第一位推崇 社會主義 的總統?

作者:隋唐

據美國電視新聞網報道,考慮瞭數月, 民主社會主義者 伯尼·桑德斯宣佈將參加2020年美國總統競選,這將是他第二次逐鹿白宮。

3年前在美國民主黨初選中,他以1%的微弱劣勢輸給希拉裡,這事兒給老爺子憋瞭一肚子氣。這次卷土重來,桑德斯有底氣吶喊 你大爺已經不是以前的大爺 ,因為近期有多傢美國民調顯示,他在民主黨2020年總統候選人中熱度僅次於拜登。

瞧這勁頭,2020年美國大選,桑德斯大爺最差也是根強有力的攪局者,一不小心還能成為一黑到底的黑馬。要知道據近期的民調顯示,他在非洲裔和拉丁裔選民中的受歡迎程度已較為領先,而這曾是他第一次參選時認為徹底 涼涼 的選民基本盤。

美國或將迎來一位推崇 社會主義 的總統?這事想想就刺激。。。。。

美國政壇的 社會主義者

讓我們把目光撥回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正是在那片社會主義沙漠裡,長出瞭桑德斯這朵 社會主義之花 。

波蘭裔猶太人桑德斯在紐約佈魯克林長大,在上世紀60年代的冷戰背景下,尚在芝加哥大學念書的他便加入瞭美國社會主義青年團(YPSL)。這種行為現在看來都能被稱作 純種嬉皮士 ,堪比山東姑娘不考事業編。

作為一個推崇 社會主義 的美國青年,年輕時的他爭取公民權利,倡導 同志 平權,反對越戰,參與1963年由馬丁·路德·金召開的歷史性民權集會——華盛頓大遊行,甚至曾因為在芝加哥公立學校裡抗議種族隔離政策而被警察逮捕。

作為一個享受捅破社會膿包的顛覆者,桑德斯青年生活的主要內容就是找刺激。在那個民權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他總是站在反對保守和支持進步的一方。

1971年,桑德斯正式涉足政壇,加入瞭反對越戰的自由聯合黨,並以 民主社會主義者 的標簽活躍到現在。到目前為止,他是美國政壇上首位 信奉社會主義 的參議員。

2016年以 民主社會主義者 的身份參選美國總統時,他抨擊 1%的富人掌握著99%的美國財富 ,批判體制性的種族主義,主張提高最低工資、實行男女同工同酬、恢復公立大學免費、實現由政府單一支付的全民醫保、擴大社保覆蓋范圍,和向最富有的富豪、大公司以及華爾街投機活動征稅等。

在當年美國時代周刊公佈的 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 榜單中,桑德斯位居榜首。

身在資本主義大本營,參選的桑德斯票從何來?

在世人看來,美國一直是資本主義大本營。但在這個大本營裡,抬著桑德斯前進的卻是美國年輕人。他們對於桑德斯的欣賞與支持,用 一邊倒 來形容都不算誇張。

年過70的桑德斯人老心不老。當初在愛荷華州初選造勢時,他跟獨立搖滾樂隊Vampire Weekend一起唱民謠;在體育館造勢時,跟年輕人一起打球。善用社交媒體的他還絲毫沒有架子,當初在威斯康星活動時,一隻小鳥停在瞭桑德斯的講臺上,他卻利用這次事件在社交媒體上賣瞭個萌,然後帶火瞭一個標簽 #BirdieSanders 。

當然,年輕人喜歡的不僅僅是他的熱血與不拘一格,也是他所代表的政見,既 民主社會主義 。早在桑德斯宣佈參選之前的2014年,18—24歲這個年齡群中對社會主義的好感就已高過資本主義。

在國會山的25年裡,桑德斯從未為他的 民主社會主義 理想彎頭低腰。反戰、平權、推崇 社會主義 ……他所塑造的誠實、接地氣和值得信賴的形象,讓他在年輕人心中收獲瞭極大的好評與認同。

全球化負面影響抬頭、兩黨扯皮消耗社會資源、職業天花板越來越明顯,美國很多年輕人對於美國兩黨之間的政治早已厭倦。而在美國 驢象之爭 被年輕人嘲笑為 矮子裡拔將軍 的時候,桑德斯的出現給瞭他們兩黨之外的第三條路。

桑德斯的 社會主義 ,究竟是騾子是馬?

桑德斯曾無數次在公開場合宣稱自己是 社會主義者 ,也將譴責社會不公、抨擊壟斷資本對勞動人民的掠奪性作為競選口號。但在闡述自己的 社會主義 時,他從來不提委內瑞拉和古巴,甚至也忽略中國,而是將目光放在瞭北歐的丹麥、瑞典。桑德斯其實是希望從羅斯福 新政 和約翰遜 社會改革 中汲取靈感,說白瞭就是重建一個重福利國傢。

他明白美國現在需要進行社會變革,但他也遠沒覺得這場變革需要通過工人運動和共產主義政黨來完成。他主張的隻是在現有資本主義制度框架內,給予工人階級某種改善。

如果嫌這些話說得太繞口,可以給大傢打個比方。假設桑德斯是一個船長,覺得船員們人心散瞭,隊伍不好帶瞭,決定進行一些改變。這些改變可能是換一個管後勤的副手,也可能是在船上新開個麻將室改善業餘生活,但絕不可能是改變船長或酬勞分配方案,也不可能把撈上來的魚再多分給大傢。

說白瞭,桑德斯口中的 民主社會主義 其實是一種對資本主義的修補。他認識到美國 選民並不缺乏發動政治革命 的意願,並利用瞭美國社會日益高漲的反資本主義情緒,但是他所謂的 政治革命 並不是反對資本主義,而僅僅是要繼續團結資本主義政黨、團結國傢,團結那些原來已經對政治絕望的美國人。

100多年前,中國人管這個叫 洋務運動 。

桑德斯與特朗普:兩個對現狀感到不滿的美國人

就算桑德斯把變革措施說出花來,歸根結底還是在資本主義的框架內修修補補。其實這本質上與特朗普的出發點一致,就是 不滿現狀,改變現狀 ,但兩人對於改變現狀的政策卻截然相反。

眾所周知,川普一直以來都把 鍋 甩給國外:非法移民占用美國資源、歐盟吃裡扒外、其他國際盟友就知道拖自己後腿、中國在世界上搶奪美國資源等等,用一句話概括就是 全世界都錯瞭,唯獨美國沒錯 。

正是出於這種觀點,特朗普的政策一直都有強烈的攻擊性和排他性。比如在美墨邊境建墻(還想讓墨西哥出錢)以阻止非法移民,減少穆斯林簽證,重啟所有能重啟的貿易、軍事協議,看能不能再從盟友手裡摳回一點肉。。。。。。

而桑德斯認為,美國目前所遇到的問題出在自身。他把矛頭對向資本傢和銀行,指責他們貪得無厭導致瞭次貸危機,大傢差點一起完蛋。出於這種觀點,桑德斯的政治主張概括起來就是給資本傢加一定量的稅,然後再給平民增加福利,包括公辦大學減免學費、全民醫保等等。

從桑德斯和特朗普政治主張的不同,也能看出美國社會時下所呈現出的一些分裂現狀。

2018年6月,美國多傢民調出現瞭令人費解的一幕:有約40%的受訪者認為特朗普是近40年來最差的總統,沒有之一;而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在當時卻創下上任以來的新高。。。。。。

最差總統 與 支持率新高 同框,看似詭異,實則反映瞭美社會的高度分化。堅定支持特朗普的美國人繼續覺得美國這些年在外面是 打腫臉充胖子 ,吃瞭大虧;反對特朗普的人則認為美國自身制度出現問題,並對現行資本主義做出一定程度的反思。

早在2011年,皮尤調查顯示,30歲以下的美國人中有49% 積極看待社會主義 ;2016年波士頓環球報在美國新罕佈什爾州初選前調查顯示,35歲以下的選民中有超過50%自稱是 社會主義者 。這些人可能並不瞭解社會主義具體是什麼,但他們就是覺得國傢現在這個搞法不對頭。事實上,這已經是美國社會一個長期的趨勢,所以才出現非傳統的 新鮮人 不斷入主白宮的現象。奧巴馬是非傳統的候選人,贏瞭,特朗普也是,也贏瞭。如今桑德斯再戰江湖,在美國民眾對現實不滿的情緒中,還真難說他能走多遠。

最新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