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非洲 > 文章內容

深度|美國貿易赤字創新高,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貿易戰”為何打不掉逆差?

美國商務部周三發佈數據顯示,美國貿易赤字去年又破紀錄,達到6210億美元,為10年來最高水平,也是特朗普執政以來連續第二年創新高。 '關稅男’變成'千億男’ ,外媒如此調侃。為打掉貿易赤字,特朗普不惜全球 放火 挑起貿易爭端,為什麼赤字反而越 打 越高?

下猛藥為何不退燒

巨額貿易逆差始終是特朗普的一塊心病,他曾說貿易失衡是美國經濟面臨的主要威脅,在競選時就誓言要解決這個問題。上任以後,他果然全球出擊,打出一整套組合拳。

比如以國傢安全為由對歐盟、加拿大、中國、俄羅斯等多個經濟體的鋼鋁產品征收關稅。

對中國強勢挑起貿易爭端,迄今已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約占中國輸美商品貿易額的一半。

近日又宣佈將叫停印度和土耳其的普惠制關稅待遇。外界驚呼:特朗普下一個 貿易戰 對象難道是印度?

歐洲和日本的日子也不好過,汽車關稅這把 刀 已經懸在頭上。美國商務部已向特朗普遞交調查報告,建議對進口車高額征稅。

此外,特朗普還作廢瞭一系列舊版貿易協定,準備一一重簽,包括已簽署的美加墨協定,還在談判的美日、美歐、美韓等貿易協定。

貿易戰總是好的、而且很容易贏 ,自詡是 關稅男 的特朗普曾這樣吹噓。他還聲稱,征收關稅和重談那些 災難性 的貿易協定將使美國成為一個凈出口國。

然而,結果狠狠 打臉 瞭。

那麼,特朗普出品的 猛藥 為什麼沒能讓高熱度的貿易赤字退燒?

關稅戰 背鍋

在經濟學傢看來,這個鍋首先應該由特朗普自己挑起的 關稅戰 來背。

特朗普的關稅威脅可能使去年的逆差形勢更加惡化。 紐約阿默斯特皮爾龐特證券首席經濟學傢斯蒂芬·斯坦利說。

裡德學院經濟學傢金伯利•克勞辛說, 關稅戰 使商品價格更加昂貴,這可能導致進口和出口雙雙下降。當進出口都下降時,貿易逆差不可能輕易改善。

分析人士指出, 關稅戰 事實上是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一是招來反制。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認為,被美國貿易保護大棒欺負的國傢紛紛采取反制措施,限制瞭美國產品出口,這是逆差擴大的原因。

你打別人一拳,別人也要踢你一腳。 比如,對於美國強征鋼鋁關稅,俄羅斯、加拿大、土耳其等國也以牙還牙。又如,針對美國的關稅大棒,中國也實施對等行動。

在中國對美采取的反制措施後,美國農產品出口受到的打擊最大。尤其是大豆,去年7月,中國提高關稅後,美國大豆出口下降20%至171億美元,為9年來最低水平。面對翻倍的庫存,美國豆農唯有 兩行淚 。

二是美企求自保。

分析人士指出,鑒於美中貿易爭端,美國企業或是提前購買中國商品,或是抓緊對華出口產品,以避免在未來被征收更高關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也成為美國去年貿易逆差擴大的原因之一。

去年7月上演的一出 生死時速 讓美國媒體震驚。由於中國對美采取對等措施,從7月6日起對包括大豆在內的340億美元進口產品加征關稅,一艘滿載大豆的美國貨船 全速前進 ,向中國大連港狂奔,就為趕在 大限 之前順利抵達中國清關,避免 挨刀 。

目前,特朗普雖然暫停對中國額外的2000億美元商品征稅。但是,一些進口商 未雨綢繆 ,在今年1月前就將更多商品帶入美國,這一 避險 舉動也擴大瞭貿易逆差。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史蒂夫·漢克指出,特朗普及其團隊中的大多數人認定這樣一個邏輯:美國的貿易逆差是其他國傢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導致的。解決辦法就是采取征收關稅等措施。但事實上,貿易逆差不是其他國傢的不公平貿易所致,關稅也不會改變美國的總體貿易平衡。自1976年以來,美國每年都有貿易逆差。美國的貿易逆差隻是美國國內經濟現狀的 鏡像 。一方面,隻要美國國內儲蓄低於國內投資,那麼美國經濟必然進口大於出口,從而導致貿易逆差。另一方面,隻要美國的支出超過生產收入,那麼超額支出也將由進口超過出口的部分(即貿易逆差)來彌補。

經濟政策產物

第二,特朗普自身的經濟政策可能也是造成貿易失衡加劇的一個重大因素。

卡托研究所貿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蒙·萊斯特指出,特朗普經濟政策的核心是不合時宜的凱恩斯主義刺激政策:政府減稅並增加支出。這在短期內提振經濟,並刺激消費,使美國人購買更多商品,包括進口商品。與此同時,世界其他地區,比如歐盟等主要貿易夥伴的經濟增長放緩,海外消費者減少購買美國產品。

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去年,美國商品貿易逆差達到8910億美元,創歷史最高紀錄。美聯社稱,消費支出為美國經濟貢獻瞭七成力量。經濟學傢們認為,美國消費者的強勁需求,足以抵消特朗普政府加關稅減逆差的效果。

經濟學傢還指出,特朗普政府大舉借債的財政政策也是貿易逆差擴大的推手。值得註意的是,在貿易赤字飆升的同時,美國預算赤字也在激增。數據顯示,美國2019財年前四個月的預算赤字增長77%。

裡德學院經濟學傢金伯利•克勞辛指出,特朗普推出的減稅措施減少瞭聯邦財政收入,約占GDP的1%。這意味著美國不得不求助於額外借貸來增加支出,推動經濟增長。特朗普希望通過政府舉債實現更快增長的沖動導致更大的貿易逆差。 因為預算赤字的產生緣於公共部門增加額外借款以註入美國經濟,這導致政府支出和收入之間的差距更大,從而也使貿易逆差擴大。 克勞辛說。漢克也表示,如果政府出現巨額財政赤字,美國將出現巨額貿易赤字。

強美元惹的禍

美元在去年持續走強也是美國出口疲軟的一個技術因素。 周世儉說。去年,美聯儲四次加息,導致強勢美元。去年4月到8月,美元升值瞭5.5%。隨著美元走強,歐元、日元、英鎊等貨幣相應貶值。從經濟原理來說,本幣升值有利於進口,不利於出口。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國友認為,美對外貿易赤字之所以居高不下,究其根本在於,這是全球化時代美國與世界經濟產業分工的市場化結果,並不是美國所說的不公平貿易的結果。特朗普想動用美國政府力量,靠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對外施壓來改變這一局面,隻能事與願違,終究無法抗衡市場化的結果。

美媒指出,在絕大多數經濟學傢看來,從長遠來看,特朗普挑起的 貿易戰 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也無助於扭轉貿易逆差。關稅非但不會減少貿易赤字,反而會讓美國經濟面臨風險,因為其擾亂瞭許多依賴進口商品作為生產原料的美國企業的運作,並提高瞭商品價格。

保護本色不會改

幻想靠 關稅戰 打掉貿易赤字已被殘酷的現實否定。一些美國經濟學傢喊話特朗普:請你現實點吧。從來不願認輸的特朗普接下來會如何出招?白宮會否調整貿易政策?

周世儉認為,第一,美國會加快與貿易對手簽訂協議。比如美國暫未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上調至25%關稅,中美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也在密集磋商,現在美國更需要這份協議。接下來再對日本、歐洲各個擊破。第二,特朗普會讓美元貶值。特朗普已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頻頻施壓,目前,美聯儲幾乎全方位投降。今年預計不會再加息,年內也會結束縮表。這些措施都將使美元走弱,以便推動出口。

至於白宮是否會變得 更現實 ,改變貿易保護主義的 畫風 ?對此,宋國友預計,特朗普政府對外貿易政策會延續其 美國優先 理念。除瞭歐洲、中國、日本、韓國等主要貿易對象國,美國還將擴大 打擊面 ,比如印度、土耳其已成為特朗普最新貿易議程的靶子。

周世儉認為,特朗普現在最關心的事不是逆差,而是明年的大選。決定大選成敗的核心因素就是經濟,如果2020年美國經濟增長率達不到2個百分點,特朗普競選連任恐怕夠嗆。

然而,對於美國經濟的前景,無論是美聯儲、國際經濟權威機構和華爾街財團均不看好,都認為未來兩到三年美國經濟增速將呈現下行態勢。另據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上月末發佈的經濟政策調查報告顯示,42%的受訪者認為經濟衰退將在2020年出現。從目前趨勢看,美國經濟明年下半年表現可能不如上半年,而下半年將進入競選關鍵時期。

為應對這一局面,特朗普不會放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但會逐步放寬一些措施,以免影響經濟增長。 周世儉說,比如對鋼鐵鋁材等原料產品、初級產品,特朗普預計不會再強制征收關稅。 因為美國制造業嚴重依賴海外進口,如果隻為保護14萬鋼鐵工人的就業,就對外國鋼鐵產品強征25%的關稅,最後,板子隻能打在依賴鋼材進口的其他產業身上,沖擊的是651萬工人就業。那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與刺激經濟背道而馳。

周世儉還指出,美國這次發佈貿易數據意味著這一輪 貿易戰 暫告段落。未來, 戰場 或將從華盛頓轉向日內瓦,貿易利益之爭將轉向規則之爭,美國將尋求修改世界貿易組織的章程,在這方面,美歐日會高度一致。

特朗普連任堪憂?

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特朗普承諾,要對中國、加拿大和歐盟等提高關稅,這樣就能扭轉美國的貿易逆差。如今看來,這一承諾並未兌現。

特朗普 在他為自己設定的考試中不及格 ,眾議院民主黨二號人物斯特尼•霍耶說。

隨著美國將步入大選季,國內選戰氣氛也逐步升溫,特朗普也在摩拳擦掌,謀求第二任期。然而眼下他卻處境堪憂:民主黨對其窮追猛打,從邊境墻到 通俄門 ,一個都不放過,甚至還醞釀彈劾;特檢官米勒的調查報告也將出爐,現在,最新貿易數據也不好看,他的連任之路會否變得更加艱難?

分析人士指出,貿易數據可能會成為特朗普的一個政治弱點。華盛頓郵報稱,貿易對經濟增長的拖累可能比預期的更大。由於擔心貿易的持續拖累,一些經濟學傢已下調美國2019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預期。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就在美國貿易數據出爐之際,美國工業腹地出現瞭一絲不安跡象,似乎對特朗普政策的有效性感到擔心,而這些地方正是特朗普的 鐵票 所在。

本周,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前往密歇根州,與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成員會面,但他未能成功說服對方支持去年美加墨達成的新版北美自貿協定。與此同時,位於俄亥俄州東北部羅德斯敦的一傢通用汽車生產廠也關門大吉,讓特朗普有關經濟政策取得成功的說法破產。

不過,宋國友認為,貿易赤字擴大是否會影響特朗普連任,現在斷言還為時過早。具體還要看今明兩年的情況,如果貿易逆差繼續惡化,進而拖累經濟增長,那樣有可能會產生負面影響。

雖然特朗普的關稅 藥方 沒有治愈美國貿易赤字,美國經濟學傢倒給特朗普本人開出瞭醫治貿易政策思路的 藥方 —— 如果特朗普脫下他的'關稅男’外衣,披上一件'自由貿易鬥士’的鬥篷,美國經濟將會更好。 卡托研究所貿易政策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西蒙·萊斯特說。

最新國際新聞